创业高新
经济发展   南北双城
产业 投资 环境 人才
乐居滨江
教育  医疗
文体  生活
综合新闻
杭州  浙江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聚焦滨江 图说滨江 视听滨江 创业高新 乐居滨江 硅谷人物 综合新闻 滨江人文 文明之窗 党建专题 魅力滨江 街道    
杭州高新区招商引资网  杭州高新区科创中心  杭州国家IC设计产业化基地  白马湖生态创意城  杭州高新人才网 天气: 阴有时有阵雨,最高气温18度。详情
您的当前位置: 滨江新闻网> 滨江人文
灯笼俞
在西兴,编壳子是妇女的事,而糊纸只有老师傅才会。
2012-04-19 11:57:43  杭州高新区(滨江)新闻网

 

    俞梧泉门前不远处,有一条河流悠悠穿过村子,他能清楚地想起几十年前逢年过节的场景。那个时候非常流行到河边放花灯,那个时候他做的式样也多,名头也很花哨,什么兔子灯,莲花灯,船灯,他都能做得惟妙惟肖。“那时候小孩子过节,能买到一盏大花灯,很得意的。”

    还能去田里干活的时候,俞梧泉每年的日子是被分割成两部分的,上半年去田里插秧割稻忙农活,下半年则要在家里做灯笼。削竹篾片、做灯笼底座、糊灯笼纸、漆桐油……每一道工序他都是自己完成。

    每年快到八月十五的时候会迎来一个小高峰,俞梧泉把自己做好的灯笼就放在屋子和院子里,有谁来买看中了哪一只,付了钱就可以拿走,还有些人想要一些自己喜欢的样式,他也不含糊,接下活后只要不忙,隔天就可以麻利地扎一个出来。

    接着是春节,再接着是元宵,在这两个节日的期间,俞梧泉通常是最忙的,每天来买灯笼的人是一批接一批,还有人从钱塘江对岸赶过来买这里独有的“萧山壳”(灯笼名)。附近老老少少的村民都知道,马湖村只有两个人做的灯笼最好最有名,其中一个就叫“灯笼俞”。

    1/

    俞梧泉今年82岁了,以前下地干活的农田变成了新楼盘,门前的河水也不再清澈,走近了还能闻到一股臭味,但他依然每天坐在自己的屋子里,糊纸,勾边,画线,一丝不苟做着灯笼。

    他的耳朵已经不灵敏,周围人和他讲话,有时候要反复讲几遍才听得到,或许也正因为这样,他一做起灯笼,就好像进入了一个和世俗生活毫不相干的世界。

    他做灯笼的地方,甚至都不能称之为作坊,就是他家的前厅兼厨房。围绕他的都是厨房用品,自家腌制的咸鸭蛋、农家特色的酒缸和米缸,米缸边上有一把生锈的柴刀,这是他当年用来劈竹篾用的。

    他的手不大,正在糊好的灯笼上画龙,他先蘸取蓝颜料,不假思索的,寥寥数笔就勾出了龙身,再换上红颜料的画笔,一笔一顿地画着龙须和龙爪。没有调料盘,开着几只颜料罐子,就着几只毫不专业的画笔,俞梧泉靠着熟练,马上下笔就可以画出龙、凤、狮子、老虎、麒麟、兰花等常用在灯笼上的喜庆图案。

    作画不打草稿,剪纸也是,叠好红纸,拿起一把剪刀,窸窸窣窣地来回几下,然后小心翼翼的展开,一个“双喜”字就出现了。除了画画和剪纸,在灯笼上写字,也是他的一项绝活。神奇的是,俞梧泉并没有受过系统教育,字也不认识几个,“能认识叫得出的几个字,都是靠做灯笼来的。”

    更神奇的是,俞梧泉剪出来的字是典型横细竖粗的宋体。宋代出现了木版印刷,使用的是长方形木板雕刻制版。木板具有木纹,一般都是横向,刻制字的横向线条和木纹一致,比较结实;但刻制字的竖向线条时和木纹交叉,容易断裂。因此字体的竖向线条较粗,横向较细。

    宋体在日本被称作明体,日本的灯笼时至今日也依然大量使用这种字体。

    14岁时,俞梧泉离开马湖村,去金华学了三年做灯笼,仅有的文字积累就是灯笼上反反复复会出现的几个吉祥字,不认识很多字,却很爱看报纸,闲着的时候看新闻,从标题里随意挑一个字出来,然后去剪,去认识是什么意思,如今,他可以完整地看完一整份报纸了。

    2/

    做灯笼,人都说糊灯笼纸是最难的,灯笼骨架略有弹性,薄薄的一张纸要附在上面,要使纸张糊得匀称,又不破,力度和巧劲缺一不可。俞梧泉当年学做灯笼的时候,“有一帮师兄说,糊灯笼最难上手了。”可现在,这已经难不倒他了。

    一个大水盆里盛着浆糊,他别出心裁地在盆的两边各打上两个洞,穿上铁丝,俞梧泉对这个设计很得意,因为既可以在刷浆糊的时候刮去刷子上多余的浆糊,二来也可以在不糊灯笼的时候用来搁刷子,省去了许多麻烦。左手提住灯笼骨架,刷上一层浆糊后,用右手贴上灯笼纸,用完一张,逆时针转动再贴一张,贴完后又刷上一层浆糊,整个纸就服服帖帖地裹住了灯笼骨架。然后去晾干。一盏中等的灯笼,需要用掉五张灯笼纸。而大一点的,则需要更多。

    俞梧泉手工制成的灯笼,并不算精致,有小破洞,有的地方桐油刷得不均匀形成色块,买下这样一盏灯笼,你又随时会担心它会破掉。然而就是这种手工的不完美,反而造就了一种粗粝的美感,仍有人愿意去消费。江南水乡的夜晚,若没有几盏纸灯笼在那亮着,怎么都少了几分味道。你看那乌镇和西塘的客栈里,没有一家是不挂着几个风姿绰约的纸灯笼的。

    在过去,俞梧泉还需要出差去做灯笼,在年关灯笼卖得最紧俏的时候,他都得被金华、义乌等地的灯笼店老板叫去当帮工;“那里买的人多,一忙起来,有时候要待上好几个月。”现在来买灯笼的,最多的要数政府部门组织的采购,“要的都是红灯笼,春节元宵到处挂起来喜庆喜庆。”

    去年春节,俞梧泉做的三千多只灯笼遍布滨江区,来提货的人哗啦啦一辆大卡车开进来,一下子拿走了他大半年的存货。老伴说,他当时送走这三千多只灯笼的时候,是有点失落的,沉默着不讲话好长一段时间,“感觉好像自己的儿子出门了一样。”

    灯笼的另外一个大出路,就是销到寺庙。香客们去庙里上香,给了香火钱,寺庙都会送一对灯笼和蜡烛做个回礼,“还有就是过节,也会买很多红灯笼去祈福。”这个市场一直很稳定,没有受多大影响,每年都会有熟悉的客源过来下订单。

    旧时习俗多,灯笼和生活发生的关系也很多。家里造房子上梁了要挂灯笼,生了儿子也要挂灯笼,结婚了要买红灯笼,办丧事要白灯笼。一方面是因为城市化的进程消灭了这些传统习俗,另一方面也是纸灯笼本身的问题,竹编纸糊,很难运输。

    即便如此,也有人渐渐重新发现了竹编灯笼之美。2008年,居住在上海的两个法国人看了报道后专程赶到西兴买灯笼。在她们眼里,这种纸糊竹扎的灯笼简直美极了。

   

    3/

    俞梧泉整个灯笼做下来,只有一道工序是肯定不做的,那就是编织灯笼骨架,灯笼骨架又叫灯笼坯。“老人家说这个活儿要女人干。”

    至于为什么要女人才能干这个,大家也讲不出道理来,只知道一直以来就有这么一个分工在。做灯笼是家庭作坊式的,女人们只要编灯笼,而男人们则除了编灯笼之外的,都可以做。

    马水花是俞梧泉的灯笼事业仅剩的几个“供应商”了,如果她不编灯笼骨架了,很可能俞梧泉的灯笼也做不下去了。马水花也住在马湖村,年纪要比俞梧泉小上两轮,但编织灯笼骨架的历史却差不多。

    当时竹编灯笼的风气盛,马水花从小就看在眼里。十几根竹篾在她黝黑的手指间穿梭,本来又硬又直的竹子被劈成了粗细均匀的竹篾后,立马柔软了起来,“走三根,压三根”,她特意把编织的口诀念出来,而我们只能听见嗖嗖嗖的声音,还没看清竹篾是怎么被翻来转去的,一个灯笼骨架的雏形就已经出现了。

    这手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传进马湖村的,打小时候起,马水花就知道奶奶是会编灯笼的,后来大家慢慢都学会了,家里的姑姑会编,婶婶也会。“那个时候村子里一大半的妇女都会编这个的。”

    到了农闲的季节,半个马湖村的人不在编灯笼,就在去砍竹子的路上。男人们去竹林里砍来新鲜的竹子,把竹子劈成四分之一筷子粗细的竹篾,编灯笼就上场了。

    天气好的下午,女人们就会搬出一张张小凳子和一捆捆竹篾,有说有笑地聚在一起编灯笼,这一拨,那一群,盛况空前。编好的灯笼骨架成型后,先过下水,然后轻轻一压,它就成了一个扁块。一个下午,马水花家院子里编好的灯笼骨架都可以堆成一座小山丘。

    “电视剧里她们妇女都拿绣花针,我们那时候就是编灯笼。”编灯笼眼睛要灵,几根上几个下要看得清,手要快,竹丝跟着手指走,手指翻转得快,编得也就越快。马水花说,当年大家比赛过,马湖村里编好一只灯笼最快的纪录是15分钟。编好的灯笼要“匀称得圆溜溜”,最小号的灯笼不过手掌大小,指头一摁,便可以弹起来。

    编灯笼除了眼疾手快,还要讲究力度的控制,竹篾本身有弹性,但在编织的过程中,“有的人编得紧,灯笼就不好糊纸了,有的人过松,样子就没了。”马水花虽然也有一些年纪,但手仍然非常灵巧,编到最后要收口,她慢慢地把几股竹篾合成一股,收口收得密密实实,丝毫看不出一丝痕迹。

    以前半个马湖村都会的技术,现在只有马水花和少数的几个人还在做了。编灯笼并不是主业,马水花只有在空的时候才编几个,然而一年下来,少说四五千个还是有的。不过这个数字和几十年前的上万个相比,已经是非常暗淡了。编灯笼对马水花和马湖村来说,并不是糊口的工作,但绝对大大贴补了家用。

    编好的灯笼骨架,在以前都是大批大批往外地卖,每年年关将至的时候,外地来收购灯笼骨架的人天黑了还在村里徘徊,问问东家问问西家,看还能不能赶工多做几批。如今她编织的所有灯笼骨架,都卖给了俞梧泉。

    当年一毛两毛钱一个灯笼,现在当然也随着原料的涨价水涨船高,但对这些老手艺人来讲,仍然是不公平的。当年自己上山砍竹子,现在去原料市场买,要6块5毛一斤,一斤大概可以做30个左右,马水花买来竹篾,编好灯笼骨架,再以1.4元一个的价格卖给俞梧泉,俞梧泉做好剩下的工序后,大概可以卖到6元钱一个。再大一点的灯笼要40元一个,有人仍然嫌贵,马水花很是不理解:“这些都是手工的啊,40元还能叫贵吗,已经很便宜了。”

来源:都市周报    作者:文|高华荣 图|王飞    编辑:宋桔丽    责任编辑:宋桔丽

上一篇:掌灯

 
视听滨江 更多>>
张耕专题调研智慧新天地建设工作

 

·省委巡视组来我区开展巡视回访检查工作

·谢双成来我区调研高新产业发展情况

媒体关注 更多>>

彩虹快速路滨江段 ...

高新区(滨江): ...
· 彩虹快速路滨江段国庆通车
· 尤其敏:我不是一个求安稳的人
· 办一届安全有序亲民务实节俭的产业盛会
· 一盒豆腐走过的路
· 杭州警方侦破全国首例“网络发票师”案
魅力滨江 更多>>

仙境

钱塘江畔

滨江之夜

钱江龙
其他高新区网站 中关村科技园区|上海张江高新区|苏州高新区|深圳高新区|无锡新区|西安高新区|长春高新区|天津滨海高新区|武汉高新区|成都高新区   更多>>
合作新闻网站 杭州网|上城网|下城新闻网|江干新闻网|西湖网|萧山网|余杭新闻网|富阳网|建德新闻网|桐庐新闻网|千岛湖新闻网   更多>>
区内链接 高新区(滨江)政府网|招商引资网|科技创业|网上办事|高新企业服务|统计数据网上申报|村(居)务公开|建言献策   更多>>

主办:杭州市滨江区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杭州市滨江区新闻中心 

联系电话:0571-87702265 传真:0571-87702457 电子邮件:ttggnews@163.Com 地址:杭州市滨江区行政中心 邮编:310051 

杭州网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网络支持: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工信部备案号:ICP10038707-1 |  浙公网安备:33010802002251 |  浙新办〔201010